说的情真意切的顾铮就将手中的煤油灯给递了过

- 阅180

这个面容敦厚的女人,将扎的半紧的口袋一打开,就发出了喜悦的惊呼声:是米,是大米。 看着院内的人一脸的讶异,顾铮就将嘴一咧,笑了:我知道你们从东北面过来的人,更喜欢吃......

脸上的喜是怎么都隐藏不住

- 阅96

不可能,免谈!告辞!放腿! 还没等二世祖把话说完,顾铮就干脆利落的把对方给拒绝了,顺道还抖擞了一下腿,残忍的将对方给甩了开来。 唱戏? 在顾铮的记忆中,原主可是一直强......

突然就觉得自己的身子从大腿根往下的部位

- 阅105

喜欢!非常喜欢,我曾经在恭王府的城墙外,听过一耳朵北平城内的祥瑞班唱的大戏,你比里边最红的角儿,也不差什么了! 我们等着你啊.. 唉! 顾铮回头招呼的话音还未落下呢,他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