脸上的喜是怎么都隐藏不住

- 编辑:admin -

脸上的喜是怎么都隐藏不住

  “不可能,免谈!告辞!放腿!”
 
    还没等二世祖把话说完,顾铮就干脆利落的把对方给拒绝了,顺道还抖擞了一下腿,残忍的将对方给甩了开来。
 
    唱戏?
 
    在顾铮的记忆中,原主可是一直强调着,他就是一个未出师的半吊子的货,
 
    这哥们还长着一张祸国殃民的脸,他可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。
 
    顾铮要是真想赚个急钱,把自己收拾好喽,往那些寂寞深闺的姨太太们常去逛的酒店门口一戳,分分钟能让那群娘们打破脑袋好不好?
 
    还用费这个劲?
 
    可是这话又要两说了,到时候钱是赚到了,至于命还在不在,那还真不好说了。
 
    趁着对方愣神的功夫,顺利脱离的顾铮,此时已经逃的无影无踪,只剩下了依然瘫在地上咬着小手绢不甘心的二世祖,朝着他离去的方向吼着:“我是不会放弃的!”
 
    热闹的主角都走了,周围的人立刻就做了鸟兽散状,呼啦啦走了个干干净净。
 
    而早已经拐进了窝棚区的顾铮,则是将车子一个急停,靠在了一个无人经过的死角里,左右看看无人这才仔仔细细的开始收拢他黄包车后座上的零钱。
 
    你别说,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,这句话果然没说错,别看散落在后座上的最大面额的钱币也只不过是铜子罢了。
 
    可是汇聚到一起的数量,还是相当的惊人的。
 
    竟然有百十来枚之多,快赶得上一个黄包车夫生意最好的那一天的收入所得了。
 
    看到了黄灿灿的铜子堆,美的快要冒鼻涕泡的顾铮,刚准备将它们往怀里拢去呢,突然就停下了动作,像是想起来什么一般,又将黄包车一个调头,朝着窝棚房的入口处跑了过去。
 
    在那里有一家十分简陋的杂货铺子,店面不大,种类却是齐全。
 
    这家的店铺就是一位老街坊为了居住在这里的居民们方便,谁家缺个酱油醋的不用特意跑出老远去买,而开设的。
 
    进得小店的顾铮,待得功夫不长,可是再出来的时候,那些金灿灿的铜子们,就换成了他手中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口袋,迎着即将落下的夕阳,体味了一把什么叫做满载而归的感觉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车轱辘的声音,在坑洼不平的石板路上咯咯吱吱响个不停,拖长的影子和顾铮归程的脚步相伴,也让他跑的不是那般的寂寞。
 
    那个属于他的独门小窝棚,在昏黄的阳光下,距离他越来越近,猛一抬头的顾铮,却在看清楚了自家门前的人影的时候,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微笑。
 
    那个半敞开的门槛上,坐着一个低头缝补的姑娘,一针一线行的是飞快,像是要和这一天的最后一丝亮光比赛一般,争分夺秒。
 
    “彩凤,别干活计了,日头要落下了,这样做活对眼睛不好。”
 
    “赶紧回屋,我有东西带给你呢!”
 
    闻声就欣喜抬头的彩凤,看到了那个她心心念着的顾大哥归来,脸上的喜是怎么都隐藏不住,她那俏皮的酒窝一下子就深邃了起来,连脆脆的嗓音也仿佛雀跃了几分:“哎,俺听顾大哥的,俺这就不干了!”
 
    说完,十分听话的将针线往手中的笸箩里一搁,拍拍屁股上的尘土,就将小院的门给推倒了最大的程度。
 
    顾铮嘴上说着,脚下不停,轻车熟路的送车进门,等彩凤进院之后,转过脸来就把小院的门给掩了起来。
 
 
    顾铮将车子停稳,还没寻人呢,被顾铮提及到的大叔,就从临时的居住房中走了出来,身后还跟了两个晒的黑乎乎的小萝卜头。
 
    “咋的?顾铮你找我?啥事?”这个虽然被生活压弯了腰的大叔,却有一双极其明亮的眼睛。
 
    “叔,你在就最好了,你看我给你们捎了什么?”
 
    看到了正主的顾铮,直接就从黄包车的后座将一个面口袋给拖了出来,顺手就递给了还在灶台前忙活的彩凤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