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的情真意切的顾铮就将手中的煤油灯给递了过

这个面容敦厚的女人,将扎的半紧的口袋一打开,就发出了喜悦的惊呼声:“是米,是大米。”
 
    看着院内的人一脸的讶异,顾铮就将嘴一咧,笑了:“我知道你们从东北面过来的人,更喜欢吃大米。”
 
    “今天胡同口的杂货铺子中进了一批便宜的陈米,只要普通大米的一半的价格,我觉得划算极了,这米的成看起来也还可以,就买了几斤回来,咱们一起打打牙祭。”
 
    “这可使不得!”
 
    顾铮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彩凤的爹给打断了。
 
    这个颇为硬气的男人,想也不想就给拒绝了。
 
    “叔,我这大米可不是白给的啊!”顾铮依然嘿嘿乐着:“平日里我知道咱婶子给别人补衣服,而彩凤妹子则专门做收洗衣服的活计,可是自打你们搬进我这个小院以来,我身上的衣服,家中的被褥,就再也没有自己动过手。”
 
    “不但如此,次次我回家的时候,你们都已经帮忙把饭食给做好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年头,就算是专门请一位佣人,也没有比你们家更周到的照顾了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叔,别和我客气,彩凤和婶子给人做活还要多少钱呢,是不是?”
 
    根本就没容彩凤爹拒绝,自说自话的顾铮,就将面口袋往原本已经将递还抵还给他的彩凤娘的怀中一塞,头也不回的出了厨房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87 幸福的滋味
 
    “就这么说定了啊,彩凤,来过来看看,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
 
    为了防止彩凤爹还要和他掰扯,顾铮在院子中赶紧就转移了话题。
 
    看到冲着她招手的顾铮,彩凤的心情是莫名的激动的:“顾哥,你还给我带东西了啊?”
 
    是什么呢?
 
    是街口串巷的货郎架子上最明亮的红头绳?还是点心张家的麦芽糖?
 
    无论是什么,只要是顾哥给的,她都喜欢。
 
    可惜这般的欢喜还没持续两秒钟呢,彩凤就看到了属于她的礼物的真容。
 
    “顾哥,这就是你专程给我带的啊?”
 
    “是啊!我看你和婶子一到了晚上就摸着黑的做伙计,就算洗衣服,它也需要个亮不是?”
 
    “喏,别太省了,这眼睛可是一辈子的事情,”说的情真意切的顾铮,就将手中的煤油灯给递了过去,配上一旁一个不大的油罐,也足够彩凤家用上两个月的了。
 
    这些些许铜子就能置办的东西,在彩凤家这个背井离乡,从头开始的难民的眼中,也算的上是奢侈的玩意了。
 
    属于他们家中非必需品的那一归类当中。
 
    看到了如此不解风情的礼物,彩凤那伸出来的手,就呆愣在了当场,而一旁的彩凤娘则是对这个礼物太满意了,她特意将有些湿漉漉的手在围裙上一擦,一边道谢,一边就将礼物给接了过来。
 
    “哎呀,这怎么使得,谢谢了啊,我说彩凤,你愣着干嘛?过来搭把手,把米饭焖上,咱们晚上一起吃顿好的。”
无限的模样,顾铮不由的摇头笑了。
 
    等他把车后座上的东西都归置到屋子中后,就小心翼翼的将怀中装钱的小布袋子给掏了出来。
 
    刨除今天从小胖子手中讹出来的那个银角子,光是顾铮一天拉出来的活计,就有十二个铜元之多。
 
    剩下的那价值十一枚铜元的铜子堆,已经被他花费在了杂货铺子之中。
 
    如果依照顾铮现如今的这般过法,想要攒够赎身钱,估计要干到七老八十了。
 
    可是替别人做任务的顾铮,却不慌不忙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