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这些人不仅没有去动岳家的东西更是主动帮

 
    楚休手中的红袖刀泛起了一片绯红色的刀光,在夜色当中显得极其的闪耀撩人。
 
    “猜对了,怎么说你我都算是相识一场,在你临死前也让你做个明白鬼,也算是够意思了吧。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人头腾空而起,楚休连看都没看岳卢川的尸体,直接转身向着岳家跑去。
 
    岳家现在已经彻底散了,这一场内乱差点死了八成的人,当然剩下的人楚休也没办法一一去追杀了。
 
    只不过岳家身为林中郡大族,主宅内各种财物和修炼资源也是不少了,在天亮之前楚休倒是可以去搜刮一番。
 
    只不过在搜刮那些修炼资源的时候楚休倒是有些后悔了,他应该留一名岳家的嫡系不杀好了,就比如那已经被废的岳家老九。
 
    像是岳家这种有着底蕴的大族,最为珍贵的修炼资源都被藏在专门的密室当中,有着重重机关保护,就算是强拆也是极其的费力,一晚上根本打不开,若是有着一名岳家嫡系在,估计他能知道开启的方法。
 
    所以这一夜里楚休拿到的东西其实并不多,顶天能有岳家所有资源的十分之一,看到天色已经见亮之后,楚休便直接拿着东西离去。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零一章 生死,对错
 
    岳家一夜的厮杀并没有瞒过其他人,这么大的动静,北陵府内其他世家在他们刚刚开打的时候就都已经知道了。
 
    不过知道了又能怎样?不管岳家究竟是那边在打那边,他们这些小家族也没心思去管,最重要的是不敢去管。
 
    等到天亮之后,这些小家族也是派人去岳家探查一下动静,没敢进院子里面,他们只发现岳家的大宅内安静的出奇,而还有着浓郁的血腥味从其中飘散而出。
 
   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,各大家族的当家人这才亲自前往岳家去探查个究竟。
 
    只不过等到他们推开岳家的大门时,那股冲天的血腥味儿却是差点将他们给冲了一个跟头。
 
    整个岳家大宅内,到处都是尸体,看其模样还全都是自相残杀。
 
    而岳家的主宅内,那位雄霸了北陵府几十年的岳鹤年死状极其的凄惨,全身血液流干,但诡异的是周身却找不到丝毫的伤口,其他岳家内罡境的武者也是都死在了这里,整个岳家,竟然一夜间被灭门!
 
    这种恐怖的场面让北陵府其他家族都有些慌了,此时他们还没联想到这件事情是那青龙会的杀手做的。
 
    而岳家虽然是被灭门了,但也不可能一个活口都没有。
 
    在昨天的厮杀当中,有些呆在外面的旁系族人或者是下人,他们有些受不了这种互相杀戮,直接逃离了岳家。
 
    还有那些在主宅内看到楚休出手的那些门客和管事,他们大部分也都顺利逃走了。
 
    这些人当中有的并没有下山,依旧是躲在了北陵府内,被北陵府其他势力给找到,挨个询问了一下他们这些人,把所有信息集合在一起,此时他们才知道,岳家,竟然是被一个人给灭掉的!
 
    之前那青龙会的杀手杀人时,他们还以为对方只是单纯的在杀人而已,没想到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局,一个将岳家困在网中,最后硬生生绞杀的死局!
 
    他们震惊那青龙会杀手的实力,更是震惊那青龙会杀手堪称是诡异的手段,想到这里,众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。
 
    幸亏当初他们没有一意孤行的去帮着岳家搜捕那青龙会的杀手,否则看现在岳家这般模样,他们估计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 
    了解到一切后,众人便都乖乖的退出了岳家,一样东西都没有拿。
 
    如果岳家只是单纯的被人灭门,那他们也不介意瓜分一下岳家的产业。
 
    但他们之前却是从一名岳家旁系族人的口中得知,岳家之前便已经派人去神武门求援了,现在估计人都已经快到神武门了。
 
    他们瓜分了岳家的东西不要紧,但就怕到时候神武门来了人会迁怒他们。
 
    所以这些人不仅没有去动岳家的东西,更是主动帮着岳家收拾尸体,特别是那尸首分离的岳卢川,更是被这帮人装入了冰棺当中好好保存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他们所能掺合的了,也不是他们敢掺合的。
 
    此时的楚休在灭了岳家之后,便直接来到他跟穆紫衣约定的那个破庙当中。
 
    推门而入,楚休却讶然的发现穆紫衣竟然一直都呆在这里没走。
 
    楚休暗地里摇了摇头,以这女人身上对岳家的恨意,他若是将阿鼻道三刀交给穆紫衣,估计她修炼的速度甚至要比楚休都快,当然死的也会更快的。
 
    楚休看着穆紫衣道:“任务完成,岳家九房嫡系全都死了,一个不留,从此以后北陵府再也没有岳家这个家族了。
 
    岳卢川的人头我没给你带来,带着那东西我嫌不方便,不过我想你应该是不用这东西泄愤了才对,毕竟整个岳家都给你陪葬了。
 
    这件事情现在应该已经传遍整个北陵府了,你去打听一下就可以了。”
 
    穆紫衣轻声道:“不用了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“昨晚你也在北陵府内?”
 
    穆紫衣摇摇头道:“没在,我穆家也一样在北陵府扎根了几百年,总有那么一些死忠的关系愿意给我传递消息的。”
 
    顿了顿,穆紫衣道:“谢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