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悦心底发慌地震啊前世她可不知道宜市在九零

 楚凌也知道,可能是压伤了身子,他看到一旁的大书桌,想了想,将这大书桌也翻倒在地,然后将大书柜往大书桌上搬,高大的书柜一头压在了书桌上,就形成了一个三角的空间。
 
    “安瑜。”楚凌蹲下身子,便看到秦安瑜后背的血,刚刚被压着没发现,这会一抬起来,秦安瑜的后背,看着分外的吓人。
 
    “你等会。”楚凌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将秦安瑜抱出来,然,一阵剧烈的晃动,这房子像有人在剧烈的摇晃一样,东西乒乓的往下掉。
 
    秦安瑜只来得及喊一句:“小心。”
 
    楚凌看着这情况,只来得及将秦安瑜整个身子挪进那三角空间里。
 
    ‘砰’
 
    房子,整个人都倒了,落石砸在那木书柜上,发出剧烈的响声。
 
  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秦安瑜再次醒来的时候,一片漆黑,她动了动手,一动,身上就觉得疼。
 
    “楚凌?”秦安瑜伸手摸黑着去动楚凌,感觉到楚凌毛绒绒的头,她有些不安,有些害怕,颤声道:“楚凌,楚凌。”
 
    地震发生之后,秦安瑜被砸晕了,再次醒来的时候,听到楚凌的声音,紧接着又晕了过去,眼前漆黑一片。
 
  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楚凌的声音幽幽的传来:“我没事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半天不出声,吓死我了。”秦安瑜听到他的声音,就好像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。
 
    “放心,我还留着命娶你呢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楚凌抬手紧紧握着她的,道:“安瑜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房子应该全塌了。”
 
 第551章 凉了的烤鸭(月票210+)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秦安瑜慌张的看向楚凌,她的手不由的到处乱模,可,摸到乱七八糟的东西,她什么也发现不了。
 
    她们这是二楼,如果记子全塌了,那是不是代表,她们被活埋了?
 
    “安瑜,你别担心,我们肯定会没事的。”楚凌说着,就想起他买的烤鸭来了,当时到了二楼,看到秦安瑜的情况,搬柜子的时候,他记得随手就扔在一旁了,也不知道还在不在。
 
    楚凌伸手朝着烤鸭可能在的地方去摸着,摸了一手灰,都是石头。
 
    黑暗中,秦安瑜的听力,好似放大了一样,她问:“楚凌,你在干什么?”
 
    “我在找烤鸭。”楚凌语气无奈的说道:“我不是给你买烤鸭去了吗?还买了几个你爱吃的包子,和豆浆,刚刚拉你的时候,我都没注意放哪了,这不是在找嘛。”
 
    楚凌按着记忆的地方,将那些灰和石头一点一点的推开,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,这一块好像是什么东西架空了,并不是完全不能动的那一种。
 
    楚凌摸着摸着,就找到了袋子,他一脸欣喜的说道:“安瑜,有吃的了。”
 
    楚凌那袋子小心的扯过来,袋子不厚,就薄薄的一层,如果扯烂了,那可和灰全部混在一起了。
 
    秦安瑜从小到大都是娇养着的,哪怕在这种情况下,他也不愿意让秦安瑜吃着裹着灰的烤鸭和包子。
 
    “可惜凉了。”楚凌将那袋子扯到他们两人面前,入手的烤鸭和包子,都凉了。
 
    “安瑜,凉了也比没得吃好。”楚凌将烤鸭递上前,摸黑将东西递到她手里。
 
    “我们一人一半。”秦安瑜这会真是饿了,肚子都开始唱空城计了,她正准备分,就听着楚凌的话道:“安瑜,我去买的时候,等了不少时间,我都吃饱了,这会不饿。”
 
    “现在也过去不知道多久了,怎么会不饿呢?”秦安瑜掰了一半送给楚凌。
 
    楚凌推了回去道:“我不饿,倒是你,那书柜怎么砸在你身上的,现在你身上哪里疼吗?”
 
    “当时我正在店里算账啊,突然屋子摇晃了起来,我下了一大跳。”秦安瑜说起先前的事情,还心有余悸呢,她道:“我也不知道书柜怎么砸到身上的,不过,砸到我背和腿了。”
 
    秦安瑜咬了一口烤鸭,虽然冷了,但味道依旧不错,她一边吃一边说:“我现在麻了,也感觉不到疼,你呢?”
 
    楚凌听到她感觉到麻了,也知道应该是疼麻了,他的情况不算好,腿好像被什么压住了,幸亏当时他坚持搬了书柜,压在翻倒的书桌上,要不然,这个小小的空间,都不会有。
 
    这小小的地方,护住了他的脑袋,应该没什么事。
 
    至于吃的,他是一点也舍不得吃,他们在二楼,真被埋在这里面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救,若是需要个几天,那这些吃的东西,就更应该紧着秦安瑜吃。
 
    *
 
    京市。
 
    唐悦知道宜市的事情,已经是晚上了。
 
    她和卫佳佳正带着唐佑安一起看新闻联播呢,刚吃完饭,收拾完厨房,唐悦想着他们大比也完了,莫司宇肯定会给她打电话呢,她也静不下心做事,因此便陪着唐佑安在厅子里玩。
 
    电视里,正放着新闻联播,当听到宜市地震时,唐悦吓的脸色都白了。
 
    宜市怎么会地震呢?
 
    难道因为她重生的关系,发生了改变?
 
    安瑜姐。
 
    唐悦连忙冲到了电话旁边,开始打着宜市专卖店里的店话,这可是星耀每间专卖店都有的,为的就是能更好的联系,而且,缺什么货,电话里也能直接说的清楚和明白。
 
    电话根本打不进去,唐悦又问了邻市的几个专卖店,可是这大晚上的,哪里有半个人接?
 
    唐悦心底发慌,地震啊,前世她可不知道宜市在九零年发生过什么地震,可,新闻上的画面,让她看着就觉得脊背发凉。
 
    安瑜姐若真在宜市,会不会也出事?
 
   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,唐悦坐立难安。
 
    “小悦,这是出什么事了?”卫佳佳被唐悦弄懵了。
 
    “小婶,安瑜姐好像在宜市。”唐悦一说起这事,心底也觉得不安心,她想了想,就开始给连青洋打电话了。
 
    不出半个小时,连青洋就气喘嘘嘘的过来了,他道:“小悦姐,怎么了,电话里说的这么吓人。”
 
    “青洋,宜市发地震了,你知道吗?”唐悦焦急的说着,没等连青洋回答,她又道:“昨天我和安瑜姐联系的时候,安瑜姐还在宜市呢,现在说不准也在宜市,地震很大,那里应该缺很多东西,我想着,一来去看看安瑜姐,二来,我们也能带点东西去。”
 
    前些日子,唐悦去看股票的时候,发现又挣了二万多块钱,她正好可以拿着这二万多块钱买些东西去,虽然不算多,但也能略尽绵薄之力。
 
    地震过后,最缺的应该是吃的和水还有药。
 
    当天晚上,连青洋立刻就联系了一辆大货车,和唐悦一起就开始疯狂的买东西了。
 
    矿泉水、面包、饼干、还有一些常用的药品,连青洋知道唐悦是要做好事呢,也跟着凑了几万块钱,一直把大货车装的满满当当的,天都没亮,就开车前往宜市了。
 
    这司机和货车,本来人家一听说去宜市,都不愿意去的,还是连青洋花了好几倍的价格,才请到人的。
 
    卫佳佳自知道唐悦要去宜市,劝了好几次也没能劝住,唐明礼又不在,着急上火的,一晚上都没睡好觉。
 
    宜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