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这里的建筑突兀的就往外挪出了一个空地

- 编辑:admin -

让这里的建筑突兀的就往外挪出了一个空地

 满头大汗的黄包车夫们,将手中的车辆往自己停靠的老地方一摆,第一件事就是迎着夹道中的穿堂风,扇乎着自己已经被汗水浸透的粘腻不堪的布褂子,不需要任何人的招呼,端起这旗子底下长条桌案上早已经排成了一串的大碗茶,咕咚咚的就灌了下去。
 
    一个个平底阔口的陶瓷大碗,被一旁手脚麻利的小二现收现取,在接过客人递过来的喝完的空碗的时候,还不忘记问上一句:“客官要不要再来上一碗?两碗只要三个铜子儿。”
 
    而多数渴了一天的车夫们涨了自然也不差这多添的一个小铜子,他们会很自然的抄起身边离得最近的,已经摆放的有点温温的大碗茶,复又大口的喝了起来。
 
    那些已经被抄走了的空碗,就会被茶摊主,拿到身后,在外接出来的水管子前冲洗一番,拎到他吃饭的家伙一个足有半个人高的铜制大茶壶的跟前,接上一碗滚烫的冒着热气的茶水,再次的排在了那一长溜拜访茶水的长条桌面上。
 
    等下几位客人喝到这里的时候,它的温度也降了下来,不温不火,正在火候。
 
    来到这里的顾铮,就好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真是见着什么都稀奇。
 
    他依葫芦画瓢的远远的坠在一个先来的车夫后边,看着对方干什么,他也照着做。
 
    两大碗茶水下了肚,那种从头到尾出了一头白毛汗的感觉,和自己跑出来的汗完全不同。
 
    此时的顾铮,从头发丝到脚趾头缝,都感受到了一种凉意的舒爽。
 
    他脚下不停,接过小二哥找回来的七个铜子之后,就朝着这个越来越阴凉的小夹道的深处走去。
 
    “凉糕,凉糕啊,小豆凉糕..好吃又垫饱啊..”
 
    “芝麻烧饼,三铜子一个,足两足称,一咬满口掉渣啊…”
 
    “卤煮火烧,新鲜出炉啊,吃卤煮送杂粮饼啊..”
 
    好家伙,这个在外寂静无声的夹道中,原来还内有乾坤的啊。
 
    一个足有百年历史的老树,枝干繁茂,撑起了这片夹道中的扩场,可能因为这棵树存在的缘故,让这里的建筑突兀的就往外挪出了一个空地,仿佛专门为了这棵树的生存,而行了方便一般。
 
    这也为这里的小摊贩主们,提供了一个如同桃源一般的经营环境。
 
    大树的层层绿荫,连带着绿枝叶所散发出来的芳香,让经过这里的最心浮气躁的车夫们,也平心静气了起来。
 
    而热闹非凡,种类繁多的小食选择,更是安慰了他们那满是疲惫的身心。
 
    到了这个地方,顾铮早已经不需要去模仿旁人了,他那如狼似虎的眼神,早已经直勾勾的盯着他颇为心仪的食物而去了。
 
    ps:推荐朋友新书《归来的宗师》:“唐田,你嘛时候成为天下第一啊。”
。...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
 
 83 幸福的味道(水饺篇)
 
    水饺,这个他仿佛多年都没有吃过的食物,正在一个满头花白的老妈妈的汤锅面前,不停的翻着它们的肚皮,如同游泳健将一般的在冒着泡的白汤中,来回的翻滚。
 
    这种对比与其他食物,稍显昂贵的饭食,也只有车夫们想要打打牙祭,或是有什么庆祝的时候,才会聚在一起,意思般的要上个二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