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女子缓缓的从洗澡间中走了出来她身上围着

 我爱秦念吗?当然爱,甚至可以这么说,玩世不恭的我,真正爱上的第一个女人,就是秦念。
 
    柳晓晓的好,骆雨寒的温柔,都让我无法自拔,可秦念却是我那一刻的吸引,那一刻的钟情,那一刻的爱,或许都已经深入了我的骨髓,让我根本无法离开和舍弃。
 
    可是,我不是笨蛋,甚至都没有办法欺骗自己,如果走了,秦念会很失望,甚至会真的永远的离开我。
 
    我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,但我不敢冒这个险。
 
    不知什么时候,洗澡间的门打开了,这个女子缓缓的从洗澡间中走了出来,她身上围着浴巾,温柔的粉色灯光照在她的肩头,有一种说不出的旖旎,外面的月光落下,照在了她的头发,散发出银色的光辉,她的脸孔虽然隐藏在黑色的影子中,却依然有种倾城倾国的诱惑。
 
    不知道是喝酒的原因,还是男人的荷尔蒙在作怪,我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,看着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,呼吸有些沉重。
 
    然而,我刚刚走过去,秦念却突然说道:“你也去洗澡。”
 
    好!
 
    我快步的走进了洗澡堂,让水流冲刷在我的身体上,镜子中的男人身体结实,而且有爆发力,胸口处虽然有一道疤痕,却为我添了一分男子汉的气魄。
 
 第五百五十六章 命运
 
    从父亲没有被抓之前,我便喜欢上了这个女人,当时我们的身份完全不同,我是高高在上的官二代,纨绔子弟公子哥,而她在我眼中,只是一个坐台女。后来才知道,她竟然是江春城第一集团常平集团的千金女,而我则成为了一个人见人踩的落魄儿,地位再次进行了翻转。
 
    没想到的是,我们不但相爱了,而且今天还走到了这一步。这或许就是造化弄人吧!
 
    我看了看不远处的衣服,轻轻的摇了摇头,并拿了一件浴袍穿上,这应该是秦念给我准备好的,而今天晚上,想来也准备了很长时间。
 
    花开堪折,不是吗?
 
   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,缓缓走了出去,卧室的门开着,粉红色的台灯将气氛衬托的更加美好。
 
    轻轻推开门,低声说道:“我来了!”
 
    秦念躺在床上,蜷缩在被子里,背对着我。我轻轻的走过去,上了床。
 
    其实,在这一刻,我也很紧张。
 
    原因很简单,我曾经无数次想过得到秦念,却从来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和她在一起,那种感觉十分别扭,却心中的火焰却说不出的旺盛,强大的力量让我的全身都变得温度升高。那种感觉让我恨不得立即扑上去,将她放在身子下面。
 
    可是我没有那么做,原因很简单,秦念仿佛睡着了。
 
    我的手轻轻的放在她滑嫩的脸蛋上,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感觉,而且秦念的呼吸很平稳,身体虽然蜷缩着,却并不是太紧张,显然是进入了睡眠状态,只是嘴里再喃喃自语着什么。
 
    我微微皱了皱眉,可很快就觉得这样并不奇怪了,秦念得到黄可为的消息之后就喝了很多酒,随后在盛世年华疯狂的跳舞,再加上飙车,以及刚才又喝了很多的酒,水流冲洗使得她放松下来,整个人很快的进入了睡眠之中。
 
    我摇了摇头,轻轻的给她盖好了被就准备离开。
 
    可是,我却听到低低的呢喃:“白风,不要走!”
 
    我不知道她是做梦,还是……
 
    不过,我想我不应该走了,看着这个美丽到极至的女人,我轻轻的钻进了被子里,双手将这个女子抱进了怀里,在那个瞬间,我感觉到怀里的女子似乎蜷缩了一下,整个人都靠在了我的身体上,我甚至能够感觉到那温柔的躯体。
 
    偏偏,不知为什么,我竟然连亵渎她的感觉也没有,只是静静的抱着她,并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!”
 
    不知何时,我也很快的睡了过去。
 
    一夜无梦。
 
   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窗帘的缝隙透入了阳光的亮度,让我的眼睛不由的眯缝起来。
 
    可是,真的让我动容的却是秦念的面容,就在我的面前不到一寸的地方,她那如同黑宝石般的瞳孔紧紧的盯着我,美丽的嘴角也带着温柔的笑意。
 
    我不由的尴尬的笑了笑后说道:“你醒了!”
 
    秦念轻轻点了点头,可很快仿佛有些害羞一般低下了头说道:“昨天晚上,你为什么没有叫醒我?”
 
    我深吸了口气后说道:“我看你睡着了,就没打扰你。更何况,我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不是吗?”
 
    秦念眼睛眯缝起来,嘴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:“昨天晚上我睡了个很甜的梦,梦到你陪在我的身边。早上醒来的时候,才发现这原来不是梦。”
 
    她抬起头,突然亲了我嘴唇一下,并用带着香气的嘴唇说道:“其实,昨天我真的很希望你叫醒我,好在,今天早上我醒了!”
 
    她再次钻进了我的怀里,我能够感觉到那汹涌的身姿,和有些发热的肌肤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如果我不干点什么,那就真的对不起自己。
 
    然而,还没等我干什么。
 
    我的电话突然响了,我本不想理睬这个电话,没想到的是电话却响个不停。我无奈的接起了电话,那边立即响起了一个让人觉得恐怖声音:“半个小时之后,如果你不能出现在南京路的咖啡厅,就不用来了。”
 
    我愣了一下,才想起来今天似乎要见骆雨寒母亲的日子,比起见那个老太太,床上的美女才是最重要的。可惜的是,在我放下电话的时候,秦念已经坐了起来,她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穿了一件丝质的睡袍,我很轻易的看到她那如同牛奶般的肌肤。
 
    可是,当我再次像刚才那样抱着她的时候,她却轻轻的躲开了,并从床上下去后说道:“你先去见那个女人吧!”
 
    我想要说些什么。
 
    秦念偏偏回过头亲了我一下,并温柔的说道:“我没事的,有些事情总要解决,不是吗?”
 
   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,轻轻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这里距离那里的路程大概十分钟的路程,应该能够按时间到达。因为这个时间很难打到车,所以我就准备开着那辆撞坏的玛莎拉蒂过去,结束之后正好送到4s店里修理。
 
    让我意想不到的事,当我刚刚开车玛莎拉蒂出门的时候,三四台跑车已经挡在了我的路上,昨天晚上那个小子从上面走下来,手中还拿着棒球棍,嚣张的看着我说道:“你没想到吧!老子说了绝对不会饶了你。”
 
    我看了看表,距离半个小时还有十五分钟的时候,我皱了皱眉头后说道:“我还有事情,你给我躲远点。”
 
    这少年哈哈一笑,挥了挥手立即从周围下来了五六个人,都是拿着棒球棍的少年。
 
    我深吸了口气道:“你们稍等一下!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我回到车上,突然掏出一把枪对着这几个小子,冷冷的说道:“我倒是看看,谁敢挡路?”
 
    这几个小子直接傻眼了,有两三个家伙转身就像跑,可我却冷哼道:“站住,否则我开枪了。”
 
    这两个小子当时就哆嗦了,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。
 
    我回过头看了看那少年,淡淡的说道:“你刚多大啊。就找人成帮结伙的?”
 
    为首的少年咽了口吐沫,可他也算是挺硬气,紧咬牙关说道:“你竟然有枪,今天我栽了,你有本事告诉我你是什么人,这个场子我一定找回来。”
 
    我笑了,淡淡的说道:“我叫林白风,有个夜店叫做盛世年华,你们去,给你打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