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死的盯着我说道你别得寸告诉你如果不是骆雨

 这不可能。
 
    这几个小子脸色变了,然后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我,接着质问道:“你怎么证明自己就是林白风?”
 
    我看了看他们,平静的说道:“很简单,在江春这个地方,还没人敢假冒我!”
 
    “你真是风哥?”为首的那个小子看了看我,突然尖叫起来,而其他几个少年也开怀大笑起来。
 
    啊!
 
    我吓了一跳,满脸戒备的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,别咬人啊,否则我往死了打!”
 
    为首的那个少年连连摇头,指着我说道:“你们看到没有,这就是我偶像,赤手空拳在江春城打下一片江山的大哥林白风。”
 
    啊!
 
    这是怎么回事?
 
    我挠挠头后说道:“你弄错了吧?我们似乎不认识。”
 
    “你不认识我没事,你认识我哥李长风吧!我是他亲弟弟,他是你小弟,我就是你小弟。”
 
    少年直接将棒球棍扔到地上,大声说道:“风哥,小弟李长龙,原来的偶像是石中宇,而现在的偶像就是你了,你一定要收下我。”
 
    而其他的几个小子,也是这样。当他们听到我的名字后,一个个双眼圆睁,满脸的红光,仿若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狂热的围到我身边。
 
    这!
 
    我彻底的无语了,缓缓说道:“抱歉,我对未成年人没兴趣。”
 
    当我说完这句话之后,李长龙的脸色骤然变了,指着其他几个小子骂道:“你们听到没有,风哥说了,不要你们这些未成年的。”
 
    其他几个小子虽然叨叨姑姑,但明显以他马首是瞻,一个个满脸不开心的离开了这里。可李长龙满脸谄媚的说道:“早知道昨天晚上是哥哥你,我说什么也不追你了!这不是自讨苦吃吗?”
 
    他突然想起什么事情,满脸紧张的说道:“昨天晚上没吓到嫂子吧!”
 
    这小子看了看车上的划痕,接着说道:“哥,你放心,这个车我给修了!”
 
    我看了看表,不耐烦的说都啊:“让开!”
 
    李长龙这小子明显没什么眼力,笑嘻嘻的说道:“哥,我马上就在江春大酒店摆下酒席,向你赔礼道歉。”
 
    我是又气又恨,指着这家伙说道:“我告诉你,现在我有要紧事,别在这里给我捣乱,信不信我把你拆了。”
 
    李长龙瞬间傻眼了,连连点头道:“哥,你别生气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不过我看你这个车已经坏成这个样子了,不如让我去修,你开我的车去。”
 
    我想想也是,瞪了他一眼后说道:“这次我就饶了你,下次再敢捣乱,我把你人脑袋打成狗脑袋。”
 
    虽然一路并没有堵车,可是我到了咖啡厅的时候,依然晚了五分钟。
 
    虽然这里不让停车,我却依然下了车,最多把车拖走,反正是李长龙的,他必然是有办法要回来。突然本能的感觉到,有谁在注视我,我扫了一下周围,却见四周似乎有一些陌生的人在死死的盯着咖啡厅。
 
    不用说,这一定是未来丈母娘派来的!不过我并没有在意,推门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服务员立即迎了过来后说道:“先生是姓林吗?”
 
    我平静的说道:“我点点头。”
 
    服务员立即说道:“有位女士等你半天了,看样子就要走了。”
 
    我的心不由自主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。柳晓晓从小是孤儿没有父母,而秦昌平又很少管我和秦念两个人的事情,而骆雨寒是我正式的女朋友,这等于第一次见到老丈母娘,怎能不紧张?
 
    在服务员的指引下,我走到了一个角落里,距离五六米远,我便看到一个女子背对着我,坐在角落里,她穿着大红的衣服。卷发,身形比骆雨寒丰满一些。
 
    我深吸了口气,快速的来到这个女人面前,行礼道:“您就是骆雨寒的母亲吧!我是林白风,实在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 
    她抬起头,冷冷的扫了我一眼,哼了一声道:“林先生果然是大忙人,不过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,还要我等你,是不是过份了?”
 
    我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个女人,她至少有四十岁了,可保养的很好,看起来最多三十出头的样子。她与骆雨寒有七八分相像,穿着一件红色的大衣,质地考究。她这个岁数穿大红色的大衣,唯一的原因是她十分自信。
 
    在我观察她的时候,我也能看到她在观察我,只不过我心里有些不快,因为在她的眼中,剩下的只有蔑视和不屑。
 
    不管怎么躲,我始终是迟到了,连忙赔礼道歉:
 
    “实在对不起阿姨,有点意外的事情发生……”
 
    女人不以为然的看了我一眼后说道:“这只是借口,如果你真的想来这里,提前一个小时就应该出门,现在怎么样都到了。”
 
    我微微皱了皱眉,低声说道:“你说得对。”
 
    对方见我态度还算不错,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说道:“坐吧!不管怎么说,你毕竟和我们家骆雨寒有过一段,而且还没有真的碰她,我也就不说什么难听的了。”
 
    我坐下之后,让侍应生上了杯咖啡,低声说道:“阿姨来这里多长时间,用不用我帮忙,在江春这个地方,我也算是有点能量。”
 
    然而,我说完这句话之后,那女人却不屑的笑了笑,冷哼道:“一个混夜店的,不自量力。”
 
    我的表情有些难看,可对方的身份在这里,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 
    女子根本没在乎我有没有生气,喝了口咖啡后说道:“别装糊涂了,我来这里的目的很简单,告诉你一声,以后不要见我女儿了。”
 
    我有些不快的说道:“为什么?”
 
    女子哼了一声道:“很简单,因为你没有资格和我女儿在一起,而且我也不同意。”
 
    我看了眼这个女人,轻轻摇摇头道:“您是骆雨寒的母亲,我应该尊敬您的!可实在对不起,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。因为骆雨寒是我非常在意的人,我不想失去她。”
 
    女人似乎没想到,我面对她的时候,也侃侃而谈,脸上阴沉下来,沙哑的说道:“你敢忤逆我?”
 
    我笑了笑,抬起头,毫不畏惧的看着女子的瞳孔,这个瞬间,我觉得这个女人的面容虽然保养的很好,但始终已经老了,多少胭脂粉底,也阻挡不了那眼角的皱纹。
 
    下一刻,我突然笑了笑道:“能问一个问题吗?”
 
 第五百五十八章 强迫
 
    对方脸色越发的难看,不过她来这里是解决问题的,既然我说了,她自然要回答。
 
    “你说吧!”
 
    我很认真的看了看她,淡淡的说道:“你是骆雨寒的母亲,我和她彼此相爱,你应该祝福,为什么要棒打鸳鸯呢?”
 
    女子脸色阴沉下去,手中握紧了咖啡杯,淡淡的说道:“我们骆家虽然算不上大门大户,但在省城也是数一数二的。我先不说你是不是想要利用我们家骆雨寒,光凭你的身份,就没资格和我家雨寒在一起。”
 
    她似乎肯定这件事,再次确定的说道:“我和你说清楚一点,如果不是骆雨寒真的舍不得你,我根本不会废话,所以,从今天开始,你可以断了这个想法了。”
 
    我沉默了一下,突然笑了笑道:“为什么?我似乎不算太差。”
 
    女子哼了一声,指着我说道:“林白风,你算是个什么东西?原来就是个纨绔子弟,现在倒是有点本事了,可也不过是一个废物点心,有两家夜店,还得罪了这里的地头蛇。就算你有一个工程,也根本没用,齐四瑕疵必报,现在和石中宇有约定不能动你,可等到半年之后,必然第一个拿你下手。我又怎么让我女儿受到这样的危险。”
 
    我看着眼前的女人,突然摇了摇头道:“这些理由似乎不太够。”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女子明显没明白我的意思。
 
    我很认真的说道:“如果就这样不愿意让我和骆雨寒在一起,那很简单,我会将霍三爷和齐四全都打垮,你自然而然的会让我们在一起了,我说的没错吧?”
 
    女子似乎没想到我如此的猖狂,脸色阴沉的看着我:“你觉得能做到这些吗?”
 
    我点点头道:“能!”
 
    能也不行!
 
    女子当时就怒了,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林白风,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,我告诉你,我的女儿是我们骆家的掌上明珠,根本不是你能够染指的,之前我们为了保护她,不让她接触这个世界的阴暗面,更不让她来到这里。可万万想不到的是,你不知道用什么卑劣的手法得到我女儿的芳心,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,你如果再敢见我的女儿,我会对你不客气的。”
 
    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,淡淡说道:“这位女士,你经常说,不让骆雨寒见识这个世界的阴暗面,然后自己却用阴暗的方法来对付我,难道不觉得自相矛盾吗?更主要的是,所谓的不客气,难道就靠着你们外面那些废物保镖吗?”
 
    女子猛然站了起来,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林白风,你觉得自己有势力,可在我们骆家眼中,根本什么都不算,如果真的逼急我,我就将你们连根拔起。”
 
    我挠了挠头,陷入了矛盾的思考之中,最终抬起头笑了笑后说道:“因为骆雨寒是您的女儿,所以我应该尊敬你,虽然我用情不专,但我对骆雨寒是真心的,而且我也知道骆雨寒是爱我的,所以希望你给我个机会证明自己,也证明你女儿的眼光没有错。”
 
    女子看了看我,可最终冷冷的笑了笑后,说道:“你死心吧!你连让我给你机会的资格都没有,所以这件事我定下了。”
 
    是吗?
 
   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?
 
    没有。
 
    那对不起了!
 
    我看着这位长辈,突然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其实,我对她是认真的,我不想失去了她,不过最近我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,我也比较忙,等到我的事情结束之后,我回去骆家亲自去接她,到时候你就别阻拦了。”
 
    女子的脸色阴沉下来,厉声说道:“林白风,你少来这套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如果你单独和我女儿情深义重,我或许会考虑考虑。可是你不但招惹我女儿,甚至还和秦昌平的女儿,甚至还和一个夜店老板有着不正常的关系,我怎么能将我女儿给你这个花心大萝卜,你死了心吧!”
 
    这点对我来说致命的,我根本不可能反驳,所以我也不能反驳!
 
    她见我不说话,冷哼道:“你还算知道点廉耻,从今天以后不要再见我女儿了,我会和她说的。”
 
    我看着她那喝到一半的咖啡,苦涩的笑了笑后说道:“这我做不到。”
 
    什么?
 
    我平静的说道:“不管秦念,还是柳晓晓,亦或者骆雨寒我都不想放弃,我也不能放弃。”
 
    她怒道:“你怎么能这么无耻?”
 
    我苦笑一声道:“阿姨,你说我无耻也好,说我什么也好,我对骆雨寒是真心的,所以我不会放弃她,所以也请你成全我们。”
 
    女子气的身子直哆嗦,死死的盯着我说道:“你别得寸进尺,我告诉你,如果不是骆雨寒说过,你死了她也不想活了,我早就找人教训你这个小子了,现在还在这里大放厥词,简直是岂有此理。”
 
    可正在这个时候,从咖啡厅中走进来一个男人,他快步的来到了骆雨寒母亲面前,轻轻点点头后笑道:“陈阿姨,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!”
 
    随即,他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礼盒说道:“最近比较忙,我也没时间看雨寒,可这个是我从纽约时装周买来的衣服,她一定能够喜欢。”
 
    女子满脸的笑容,根本不像我刚才对我那么冷漠。她身手接过那个礼盒,平静的说道:“按照时间来算,你还早到十分钟呢!而且准备了礼物,只有这样的人才配得上我家雨寒!”
 
    男人满脸的笑容,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虽然出国四年,但这四年无时无刻不想着雨寒,这次回来,就是为了娶她。”
 
    女子看了看我,淡淡的说道:“这位彼得陈,是从西班牙留学回来的,精通六国语言,而且有四个学位证书,现在是省城陈氏集团的继承人,而他从小就喜欢骆雨寒,只要我家雨寒说一声,他甚至可以将家族一半的产业都送给我们骆家。”
 
    彼得陈听到这些话,却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,十分认真的说道:“只要能和骆雨寒在一起,哪怕是将我全部家产送出去也无所谓,因为凭我的能力,完全可以再建立一个陈氏。”
 
    我皱了皱眉,已经明白: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